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张思平:国有企业后退一步 中国经济海阔天空

发布时间:2017-12-12  浏览次数: 243

“当前最迫切的不是央企、国企控股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最迫切的是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有经济布局调整的一个最重要手段。一句话概括:国有企业后退一步,中国经济海阔天空。”12月10日,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治理挑战与中国角色”上如此表示。
    张思平认为,2004年国资委成立后国有企业资本从10万亿到60万亿大发展,但也出现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国企凭借政府资源特殊优势,凭借行业垄断进入所有行业,造成国进民退,挤占了民企发展空间。因为国企的膨胀,造成一些行业产能过剩,国企负债率过高、库存过大,这也是当前新常态下供给侧改革的目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国有经济布局的调整,去库存是调整国企内部结构失衡,补短板要求国企服从大局,发展公益性、战略性产业,不能让民企补短板。
    张思平警示,近几年国企布局过广问题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大大扩张了,通过发展基金、产业基金,国企进入所有行业,PE基金全国6万亿,国有企业就有3万亿。他表示,国有企业布局肯定是有进有退,而且是以退为先。
    钢铁煤炭去产能,僵尸企业加速退,去年退了,今年价值上涨,能不能继续退下去是个问题;商业、贸易、物流这些竞争激烈行业,在张思平看来国企机制在这种充分竞争市场上,根本没有优势,也要退;盈利不错但不符合国企长远布局的也要坚决退,比如房地产,房价越调越高跟国企身处其中有关系,国企不能一味赚房地产的钱,应该多建保障房,为社会长远利益贡献;再有就是风险大的高科技行业,“我在深圳管了8年国企,搞高科技,国企从来没搞成过,”张思平表示,国企的内部动力机制、风险承受机制和决策机制不适合高科技行业,应该退出。
    “既然要退出,还搞什么转换经营机制,这些让民营企业去转化就行了。”在张思平看来,现在国有企业改革布局的整体思路是混乱的。国有企业的改革要先布局调整,对必须保留的再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样才能有的放矢,纲举目张。
    国企退出后做什么?张思平表示,进公共服务领域,在社会共享方向做国企应该做的贡献。张思平以深圳举例,深圳10年前对国企进行布局调整,从该退出的行业领域全部退出,进入公共服务领域。10年以后的情况是:深圳国企退出工业领域,成就了深圳全球现代制造基地;国企退出科技领域,成就深圳全球高科技产业创新中心;退出商贸物流领域,成就了深圳亚太最重要商贸物流中心;退出建筑业,深圳一座座现代化城市拔地而起。
    留下来公共服务领域的国有企业,引入战略投资,搞混合所有制经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因为这些改革,深圳有最好的燃气供应网络,最好的地铁和公交运营网络,最好的水务质量服务系统,以及在全国最好的深圳T3航站楼,这才是真正做大做强了国有企业。
    张思平进一步强调,进入新常态后,东北经济冰天雪地,而深圳经济增长始终在9%-10%,深圳市政府也从来没考虑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那是企业的事。当前,深圳民营企业,无论在企业的数量、质量、效益,还是在政府GDP、财政收入、就业贡献,以及在社会的公益、慈善等方面,都占有绝对优势。现在的深圳正按照习总书记的十九大讲话精神,从速度深圳、质量深圳迈向共享深圳,让全体人民共享发展的成果。
    张思平总结,从深圳国企实践看,一个企业,一个行业,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国有企业比重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特征。本质是在党的领导下,凡是有利于经济发展、凡是有利于经济发展成果的社会共享、凡是有利于社会的共同富裕,都应该大胆探索,大胆实践。
以下为张思平发言实录:
    张思平:刚才几位央企领导都做了很好的发言,我有赞成的一面,也有和他们讨论的一面。首先,什么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按照一般理解,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在国有控股的前提下,或者相对控股,或者绝对控股的前提下,引进民营资本,改善法人治理结构,或者增加员工持股,调动积极性。我想很多人是这样认为的。这个认为对不对呢?不能算错,但我觉得不全面、不深刻,不能够完整的理解中央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整体战略。
    我个人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起码包括宏观、中观、微观三个方面。从宏观上讲,按照中央的要求,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主要途径,我们国家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首先要发展民营经济,没有民营经济的发展,没有民营企业的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去跟谁混合。国有企业行业垄断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央也提出来垄断行业改革,放开门槛,让民营企业进入,这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比如联通的改革,假如联通整体给民营企业,或者给民营企业发个牌,形成我们国家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民营企业,这不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吗,为什么只有国有控股才算混合所有制改革呢。混合所有制,也是我们国有经济布局调整的基本手段,有进有退,去控股民营企业才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吗?退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控股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全体退出来的,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
    在关键领域必须保留的国有企业,采取引进民营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应该有三个层次,这三个层次都重要。现在最迫切的是什么呢?不是央企、国企控股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最要紧的是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有经济布局调整的一个最重要的手段。2004年国资委成立以后,国有企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国有企业的资本从10万亿发展到60万亿,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存在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国有企业凭借着政府资源,凭借着特殊的优势,凭借着行业垄断,进入了所有行业,造成了国进民退的局面,大家挤占了民营企业发展的空间。由于国有企业过于膨胀,造成大批的行业的产能过剩,国有企业的负债率过高,库存过大,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带来了长远的影响,也是我们国家进入新常态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国家为什么进入新常态呢?因此,国有企业布局调整是中央确定的国有企业改革最重要的方针。所以,三中全会讲,国有企业应当更多的投向到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特别是中央提出来,我们要以供给侧的改革为主线,全面推动经济改革。供给侧的改革是什么?就是国有经济布局的调整,去库存,主要是调整国有企业内部的结构失衡,补短板也得要求国有企业服从大局,发展公益性、战略性产业,不是让民营企业补短板。
    这么多年来,我们国有企业在供给侧改革中,做了一些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完成了一些指标。但总体来讲,这几年国有企业的布局过广的问题,不但没有减轻,而且大大扩张。通过发展基金、产业基金,进入到所有的行业,PE基金全国6万亿,其中国有企业3万亿。因此,布局调整是混合所有制最重要的问题,也是中央要求供给侧改革最好的时机。国有企业的改革要先布局调整,然后对必须要保留的再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样才能有的放矢,纲举目张,既然要退出来,还搞什么转换经营机制,让民营企业去转化就行了,所以,现在国有企业改革的布局,整体思路,我认为是混乱的。
国有企业布局,肯定是有进有退,中央讲了。但应该以退为先,退什么呢?我就不展开了。第一、按照中央的要求,结合供给侧改革的要求,对现在处于煤炭、钢铁、建材、原材料这样的产业过剩的僵尸企业加速退,去年退了,今年价格上涨了,能不能退下去是个大问题。现在中央需要一个决策,要不要还继续搞供给侧改革,还要不要去产能?
    第二、处于商业、贸易、物流、外贸等所谓竞争激烈的行业,坦率讲,国有企业在这些行业中根本没有优势,除了极个别做强做大以外。如果没有政府的特别支持,没有政府的特殊政策,在市场当中,我们这种机制是不可能做强做大的。凡是讲国有企业竞争能力都可以做大做强的那些人,都没有搞过国有企业。
    第三、现在盈利不错,可以生存,但不符合国有企业的长远布局,应该退。比如房地产,保利集团的同志,不好意思。房价高成为我们国家经济当中最大的风险,中央搞了十多年的房地产调控,越调越高,原因何在?一是政府;二是国企,首先是央企,我在深圳非常清楚。中央刚刚开完政治局会议,还要强调房地产改革,国有企业为什么还要去赚几百亿、几千亿,多建点保障房,把房建起来,为我们的社会带来更长远的利益不是更好吗,不然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家,要你国有企业干什么,就让你多赚几十个亿吗?
    第四、风险很大。国有企业内部动力机制,风险承受机制,决策机制不能适应的领域,包括面向市场的高科技企业,包括一些中小金融企业,都应该退出。将来金融风险一旦发生,我们的中小企业一定会受到重大损失。我在深圳管了八年的国有企业,搞高科技,国有企业从来没有搞成功过。
    国有企业退出来以后干什么呢?进公共领域,提供公共服务,在社会共享方面,我们国有企业应该做出更大的贡献。大家肯定说你讲话太偏激了,国有企业退出来,经济还怎么增长呀?就业还怎么保障呀?税收还怎么提高呀?我们这个社会制度还怎么能够保证呢?深圳的实践是非常好的。2003年以来,我们按照中央的要求,深圳市对深圳国有企业进行了布局调整,国有企业从商贸、流通、物流等等退出来了,进入到公共服务领域。十年过去了,情况怎么样呢?我们退出了工业领域,成就了深圳成为全球的现代制造基地。我们退出了科技领域,成就了深圳作为全球高科技产业的创新中心,我们退出了商贸物流领域,成就了深圳作为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商贸物流中心。我们退出了建筑施工企业,深圳一座座现代化的城市拔地而起,远远比三亚建的高楼多,没有国有企业我们就不能建高楼吗?
    留下来的企业,我们进行了引进战略投资者,就是所谓的混合所有制,专营,特许经营制度,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公司上市等等,可以说现在国资委发的所谓1+N的文件,深圳在十多年前已经做完了。不相信可以去请教一下我们的原来国资委主任李融。正因为这些改革,我们深圳提供了最好的燃气供应,没有像华北断气,我们深圳提供了全国最好的地铁。我们提供了全国最好的公交,所有的公交都是电动巴士。我们提供了全国最好的水务水质量。我们现在深圳的T3航站楼被认为是全国最好的航站楼,保证了我们的发展,而且真正做大做强了我们的国有企业。
    进入新常态后,东北“冰天雪地”,深圳经济增长在9%,10%,深圳政府从来没考虑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那都是企业的事。深圳的财政收入,总收入将近1万亿,地方财政收入将近4000亿。当前,深圳的民营企业,无论在企业的数量、质量、效益,还是在政府的GDP、财政收入、就业,以及在社会的公益、慈善等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GDP70%以上,财政收入70%以上,就业80%以上,深圳的国有企业改革对深圳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要求深圳还要继续当好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排头兵。所以,现在我们深圳正在按照习总书记的讲话,按照十九大的精神,从速度深圳、质量深圳迈向共享深圳,让全体人民共享发展的成果。
    所以,从深圳的国有企业实践来看,一个企业,一个行业,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国有企业的比重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特征。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呢?小平同志讲,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习近平总书记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是什么?加强共产党的领导。因此,在我们国有经济改革过程当中,在混合所有制结构调整当中,只要我们加强共产党的领导,在党的领导下,凡是有利于经济发展、凡是有利于经济发展成果的社会共享、凡是有利于社会的共同富裕的,我们都应该大胆探索,大胆实践。
    最后,我用一句话结束演讲,国有企业后退一步,中国经济海阔天空。谢谢大家!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2017 山东水控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鲁ICP备17017659号